返回

八号技师,你轻一点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阅读12
    小猪。

    高临隔着电话笑,有心事也发泄不出来,只好哄他,“累了就睡吧,明天还来我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来!”孙勇这一声喊得很精神,“你在家等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翌日下班时分,孙勇的老板好心表示请客吃饭。可惜孙勇不领情,忙忙叨叨收拾东西,嘴里说:“回头我请您,今天约了朋友,实在对不住。”

    老板撑着工作区的条案,笑问:“要给你庆功,怎么能让你请客?什么事,看你这么赶。”

    孙勇还没来得及解释,大学生抢先爆料:“我们孙哥谈朋友了!”

    老板眼前一亮:“真的?”

    孙勇憨笑,“算是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拎起电脑包就往外跑:“不聊了啊!大家明天见!”

    孙勇一路美滋滋开车去找高临,半路还去了个餐厅打包了四菜一汤。

    高临不肯和他出来吃,在家吃总是没问题的吧?

    想着,孙勇又拐弯去餐厅隔壁的便利店,买了点“日常用品”。

    在餐厅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,菜才做好。

    孙勇刚坐回驾驶座,高临的电话便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喂?”孙勇很高兴,一边接电话,一边照着后视镜拨弄自己头发。

    可高临的声音似乎藏着点不悦,“你怎么还没到?”

    孙勇嘿嘿笑,“我路上买了点东西,就快到了,就快到了……你想我啦?”

    高临那边顿了顿,片刻才说:“我以为你有事,又不能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我想你想得心肝颤,恨不得插双翅膀飞过去!”

    高临的语调总算透出点笑音,“滚,开车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挂了,好似不带留恋。

    可这并不能影响孙勇的心情,高临在期待他来!

    到了高临楼底下,孙勇停好车,也没坐电梯,哼着歌自己往上走。还没爬到那一层,孙勇就听到楼道里,响起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:“别丢人现眼了,赶紧上来!”

    孙勇霎时间笑起来,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楼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高临开着屋门,手里拎着拖鞋,就站在那里等他呢!

    “高临!”孙勇喊了一声,冲过去就想抱他。

    高临似乎早有预料,往后退了一步,扔下拖鞋,“换鞋,进来,别在楼道里嚷嚷。”

    孙勇依言行事。他把手里的东西在餐桌上放好,这才扑到高临身边,一把将人抱住,“我想死你了!”

    高临努力绷住笑,伸手推孙勇,“你演小品啊,怎么这么肉麻。”

    孙勇不肯走,埋头在高临肩膀上,“我一谈恋爱就这样,而且会一直这样,我劝你习惯一下。”

    高临没办法,任由孙勇纠缠,随口问:“你手里拿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晚饭,打包了点菜,过来和你一起吃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过了,你自己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!我买了好多呢,你不陪我吃,我吃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孙勇死皮赖脸拽着高临陪他坐下,“谈恋爱怎么能不一起吃饭!”

    高临没办法,只好问:“菜凉了吗?厨房有微波炉,我帮你热一热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都有保温盒。”孙勇挨个在高临面前拆开,菜香立刻冒出,萦绕在高临鼻端。

    孙勇还特地要了两双一次性筷子,直接掰好塞进高临手里,最后是两盒米饭,“来,这家川菜馆我平时最爱去了,怕你不能吃辣,特地让人家少放了辣椒。”

    高临模模糊糊只看得见桌子上有东西,他努力倒吸气,尝试着用味道分辨一下孙勇都点了什么,然后再下第一筷。

    可没等他作出反应,孙勇先握住了高临的手,攥着他用筷子挨个点起了饭盒的边缘,“这个,是地三鲜,这个是麻婆豆腐,这个是青菜,还有这个,是水煮鱼,这边的是胡辣汤!”

    随后,孙勇就松手,自己夹起了一筷子水煮鱼,放到了高临的饭盒里,“他们家的鱼没有刺,你放心吃啊!”

    高临攥着筷子,不知道为什么,却突然觉得很信任孙勇。他在碗里扒了一下,很快找到了鱼肉,夹起来尝了一口。麻香先一秒侵占了高临的舌尖,随后才是轻微的辣意。

    他咀嚼了两下,孙勇立刻兴奋地问:“好吃吗??辣不辣?”

    高临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孙勇随即发出一声轻笑,“太好了,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孙勇自己也开始扒拉起菜,“我不管你了啊,我也饿死了,先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高临听到筷子与塑料盒频繁响起触碰的声音,这种极具生活气息与陌生感的响动,已经太久没有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了。

    他莫名觉得有些哽咽,但这种情绪,俨然是不该产生的。

    “孙勇……”高临忽然想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想说,也许我不介意你搬进来住,也许我可以和你走出这个家门。想说,我给了你很多期待,既担心你让这些期待落空,又不愿让这些期待成为你的包袱或枷锁。

    理智里,高临知道,任何一段感情都应当来去自由。可他也很想说,你既然来了,能不能别再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孙勇鼓着嘴,又想说话,又着急咽菜。

    但高临最终还是没说这些话,他用筷子敲了敲那个装汤的塑料碗,“我想喝这个,你去厨房拿个碗,汤勺挂在墙上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好。”孙勇毫不犹豫起身去跑腿,拿了东西回来,还问:“你真吃饭了啊?只想喝汤吗?”

    高临冲他笑,“真吃了,喝点汤挺好。下次你来……我就不吃了,我等你带饭。”

    孙勇果断答应:“好!”

    狼吞虎咽完,高临在旁边也跟着喝了两碗汤,吃了几筷子青菜。

    孙勇手脚勤快地就要收拾桌子,高临却怕他这样忙活,没几天就腻了,便说:“你放着吧,一会我来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顺手收拾了就是,我这个人见不得乱。”

    高临听了倒很意外,“你自己在家还做家务吗?”

    “做啊,当然得做。我小时候和我姐一起长大的,她不爱干活,只负责做饭,家里都是我整理……我要是不收拾,我姐要打我的。”

    孙勇确实动作熟练,几下子就把剩菜归到一个盒子里,其他的打包起来,准备扔掉。脏碗在水池里两下洗干净,东西各归原处,甚至不必高临指挥。

    高临坐在沙发上,远远只看得见很模糊的,晃动的光影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那就是孙勇。

    他已经……“看得见”孙勇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已经彻底踩进了他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孙勇洗过手,屁颠屁颠跑回高临身边。

    高临仰着头看他,正要说话,孙勇却低头,突然吻住了高临的嘴唇。

    高临原本没意料,可两人唇舌触的一瞬间,就像点起了火。他浑身变得炽热,有一股莫名的冲动在他体内熊熊燃烧。高临单手按住孙勇的肩膀,抱住对方身体,随后旋身一压,就将孙勇圈进了自己的怀里,逼着对方歪躺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他单膝跪在沙发边缘,凶猛地啃噬着孙  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