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八号技师,你轻一点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阅读8
    再缠着高临追问,而是默默回到了客厅等待对方。

    片刻,高临擦干身上的水, 重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盯着沙发上那一团红,忍不住皱眉,“你穿的这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衣服啊。”孙勇理直气壮,“你说你看不见我,我穿成这个样子总能看见了吧。”

    高临无奈,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,但我想了想,觉得别的意思都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高临望着孙勇,似乎有些无动于衷,“刚刚你敲门,如果你不说话,我甚至都不知道来的人是你,你觉得这个不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说话啊!下一次来,我可以早早就告诉你,也可以敲门的时候喊你的名字,我们还可以对暗号,这个当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走的时候呢?”高临声音低沉,“等你想离开的时候,你可能说一声才走,也可能突然消失,而我甚至无法确定你还在不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走?如果我能留下,我为什么还要走?除非你赶我。”

    高临总觉得孙勇没听懂自己的话,他忽然有点火气,“孙勇,我是认真的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认真的啊!”孙勇坐不住了,他扔了手里的鱼,很突然地扑过去,抱住了高临,“高临,我喜欢你,我想和你谈恋爱,你留下我吧,留下我我就不走,哪儿也不去,除非你赶我。”

    高临像是被套了混天绫的三太子,被圈在孙勇的怀抱里,怎么都动不了了。他应该掰开孙勇的手,推开对方,告诉孙勇,自己是一个视障患者,没有办法和他谈所谓的恋爱。

    他不是一个正常的人,所以注定无法过正常的人生。爱一个人,或者被一个人爱,这一切听起来都太奢侈、太遥远。如果他触碰,就一定会受伤。

    可这些话在高临的嘴边滚了一圈,都没能被他说出口。

    那是违心的。那是别人灌输他的,是周围的人议论的,评判的。是盲人学校的老师说过的,是按摩院的同事挂在嘴边自怨自艾的。唯独不是他自己真的相信的。

    我看不见,那又怎么了?

    这个世界难道会因为我看得见而改变吗?我看不见,便不配爱吗?

    高临忍不住反手摸了摸自己背后孙勇交缠的手臂,两人体温相接,很快给彼此都带来了一点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孙勇仰头看了眼高临,对方脸上,有着明显的迟疑和犹豫。高临坚硬的态度,仿佛在这一刻有了奇迹般的软化。

    “高临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孙勇小心翼翼地踮脚,凑近了高临的脸,极其突然地吻住了对方的嘴。

    高临被吓了一跳,他立刻闪身就要躲,可孙勇,猛地攀住他的肩膀,将人死死搂住。

    高临想叫停,孙勇却趁对方张嘴这个机会探了舌头进去。他大胆而疯狂地用舌尖扫过高临的上颚,就是这一刻,高临身体微微一颤,不加思考地反手也抱住了孙勇。

    第十章

    在这以前,高临没有吻过任何人。

    甚至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,有过如此亲密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近乎笨拙而难堪地接受着孙勇的吻,放任对方尽情的在他唇腔中攻城略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两人早已过界的接触令高临觉得荒谬而疯狂,但他不能否认的是,孙勇的舌尖,掠过的不仅是他脆弱又隐秘的地方,更是点燃山林的火种,灼烧着高临为自己所设下的边界。

    孙勇的吻,将高临的冷静与理智通通付之一炬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高临并不敢真的去拥抱孙勇,他觉得怀中的人有些热情的烫手,于是他只能悄悄地、紧紧地攥住孙勇的衣服。

    孙勇的吻几乎是熟练的,他迅速而彻底地撩拨起高临所努力埋藏的欲望。高临终于不再拒绝他了,不再躲闪、后退甚至于反抗了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让孙勇过于兴奋,他亲了高临片刻,便控制不住死死抱住对方,贴着对方的面颊喃喃:“高临,你真好,你真甜!”

    高临有点说不出的害羞,他脸很红,可自己看不见。

    孙勇要喜欢死这一切了。他在高临的脸上响亮的亲了一下,不等高临伸手去抹,孙勇就抓开了高临的手,放到了自己的腰侧:“你抱抱我,高临,像我抱你这样。”

    高临依言做了。

    其实抱住孙勇要比刚刚那样揪着衣服更有安全感,他能真实地触碰到这个人,甚至困住对方,不叫一个贸然闯进他世界的偷心贼再悄悄溜走,这让高临感觉踏实多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越抱越紧,低声说:“孙勇,凑近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孙勇疑惑地仰头。

    高临从他的气息里准确地判断出孙勇脸的位置。这一次,他低下头,主动亲起了孙勇。

    孙勇意外而惊喜地迎接了高临的这一个吻。

    高临并没有像孙勇那样急于深化自己探索的进程,孙勇也很配合,包容着高临生涩地去感受唇齿相接的妙处。

    他们彼此都在用脆弱而柔软的地方相互碰触,这像是一种信任的交付与表达,是与其他肢体接触截然不同的过程。

    高临大概很快尝出了这个行为的乐趣,他忽然狂热起来,将孙勇整个人都恨不得嵌进身体里那样用力地抱住对方,贪婪地掠夺孙勇的氧气,他探触,不,应该说标记着孙勇齿间的领地,像是突然觉醒的雄狮。

    孙勇有些招架无力,先前那种游刃有余的态度开始流失,转而求饶般攀起高临的肩膀,甚至还试图后退来拉开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可他每退一步,高临便压向前一步。

    退一步,追一步。

    直到孙勇无知觉中靠近沙发,一仰头倒栽下去,高临才与他短暂地分离开。

    高临对自己的家太熟悉了,在孙勇瘫坐在沙发上那一刻,他便已经屈膝跪在沙发前,低头,伸手捏住了孙勇的下颌。

    “你跑什么?不是你先亲我的吗?”

    孙勇只觉自己双目晕眩,甚至无法一时看清高临。他反握住高临的手,喘息着说:“停一停,我都有反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反应?你没有吗?”孙勇着急地反问,甚至拽着高临的手,拉到自己的腿间,“这里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 高临被孙勇这个动作弄得有些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孙勇很快又伸手摸了摸高临,对方好像真的没有自己这么硬,他不甘心,勾近了高临的脖子,再一次吻了上去。孙勇有经验,比起高临这样的白纸,他要更懂得如何迅速撩起伴侣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孙勇好像并不知道什么是分寸,他肆无忌惮的引火,立刻换来高临汹涌而起的欲望。对方立即反客为主,直接欺身压上孙勇,两人勃起的部位隔着布料莽撞地贴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孙勇忍不住激动地低吟一声,这一声彻底绞断了高临脑海里最后那一根理智的弦。他伸手在沙发一侧掰了个什么,孙勇贴着沙发靠背,立刻向后倒去。高临压着孙勇,彻底躺平下来。

    孙勇只穿了条运动裤,高临果决地一拽,就  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