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八号技师,你轻一点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阅读6
    孙勇埋着脸,在按摩床里,双手不自觉地在身边攥出拳来。他有些耻于面对眼下的场景,因为他已经有点硬了。

    高临的揉着孙勇的腰,节奏鲜明。左侧,右侧,尽忠职守,绝不偏爱任何一侧。

    大概弄了十多下,高临的手向下挪,捏住了孙勇的大腿,直到这时他才开始重新用力,这一下接触,让孙勇又是一颤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怎么了?”高临问。

    孙勇没敢回答,装作睡着了。

    高临自然也不会再追问,而是沉默地继续揉捏。顺着大腿向下,是小腿。孙勇只穿了一条单裤,这时候足以感受到高临清晰而暖热的掌温了。

    高临捏得孙勇泛酸,可这并不足以阻止孙勇下半身抬头的趋势。直到高临拉起孙勇的脚,在他脚掌轻锤了几下后,孙勇终于硬得没有回头箭了。

    “翻身吧。”高临说。

    可孙勇趴着,一动也不敢动,只能不断深呼吸,希望能平复自己的欲望。

    高临果真以为孙勇睡着了,慢慢走到床头,戳了一下孙勇的脸,“醒醒,翻个身。”

    孙勇浑身僵硬,只剩下被高临碰过的地方还保留着实感。

    高临觉得很奇怪,很多客人都会在按摩的过程里睡着,但孙勇从来没有。不仅没有,而且聒噪得很。

    今天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来的时候活跃得像个兔子,按了两下,倒睡着了?

    “孙勇?”高临半蹲身体,贴着他耳边轻轻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是高临第一次喊他的名字。还离得这么近。

    孙勇能感受到高临呼出的热气,全钻进他的耳朵眼里了。

    这让此刻格外敏感的孙勇,更难抑制自己身体的冲动。

    高临总算察觉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他离孙勇很近的时候,能看清他耳边的轮廓。孙勇明明抖了一下,这说明他没睡着。

    孙勇在装睡。

    高临站直了身体,有些强硬地扶住孙勇的肩膀,要帮他翻身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——”孙勇没控制住,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边伸手,本能地去捂自己下半身,一边挣扎着不想被高临碰到,使劲推开对方,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高临倒也没继续下去,往后退开一步,沉声反问:“你又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孙勇尴尬得不行,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裤子鼓出来的包,恨自己怎么像青春期男孩一样莫名。可他说不出口,只能继续趴着,聊作掩饰。

    孙勇不说话,高临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高临靠着墙,用模糊的视线反复扫量孙勇的身体,想看出他是哪里不舒服,还是在闹什么情绪。但他目力所及,一切都只是没有具体边缘的色块,甚至扁平得没有活物的立体感。高临很努力的观察了,而这样的努力只换回沉重的挫败感。

    他看不到他想看的。

    高临感到一阵难以遏制的焦躁。

    可这种情绪,是不能发泄给任何人的。

    尤其不能是他的……客人。

    高临顿了下,索性直起身,摸索着向外走去。孙勇没料到高临会想要离开,立即随着内心的呼喊,凭着本能跳起身,一把抱住了高临。

    高临被猛地冲击,俯身就要撞到门,他下意识伸出双手撑住,孙勇却刹车不及,撞到了他背上。

    然后孙勇那个硬挺挺的小兄弟,也撞到了高临的屁股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变成了两个人尴尬的僵局。

    孙勇搂着高临的腰,没舍得松开手。

    他能感受到高临身上的气息,这是两个人第一次这么近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孙勇顶着高临,蹭了两下。

    高临受到惊吓般地要躲开,孙勇早有预料,死死抱着对方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他大着胆子,踮起脚,贴着高临的耳根说:“高临,我对你有反应。”

    第八章

    高临愣住了。

    孙勇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来的胆量说出这句话,他脑子懵懵地想,当年爸爸妈妈给他取这个名字,一定是有深意的吧。

    高临撑着门一动不动,颈后绷出的弧度令人目眩神迷,孙勇没控制住,贴着对方又蹭了两下。

    高临这才回神,立马掰开孙勇的手,转回身来,“孙勇,我看你是疯了!”

    都到这个份上了,孙勇索性破罐子破摔,再次抱住高临的脖子,“是你弄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高临躲不掉,只能等人抱上来再推开,“你这是讹我!”

    孙勇“噗嗤”一声笑了,他见高临皱着眉头,不再纠缠,往后退了退,靠在床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骂我恶心。”孙勇仰着头,“你骂我一声恶心,我立刻就要跑了,保管不讹你。”

    高临依然紧紧背靠门板,明显对孙勇充满戒备。可他却说:“你不恶心,这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正常?”

    “你是男人,就会有反应。很久没发泄过吧?”

    “可我对你有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对我,是被我按的,你放松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孙勇盯着高临,似乎不太满意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可高临的表情却在自己说完这番话以后,变得轻松很多。他重新走近孙勇,说:“你躺好吧,我继续给你按。”

    孙勇不动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你等他自己下去就好了,不要害羞。”

    高临的语气像是充满经验的大人,安抚一个刚刚进入青春期的男孩。

    可孙勇知道,不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他是gay,高临也是gay。

    高临一定意识到了,他就是对他有反应。

    也只对他有反应。

    那他躲什么?

    孙勇怔了一秒,却忽然想通,也一瞬间泄气了。

    他迟缓地重新躺平,硬着的地方开始慢慢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高临装作无事发生那样,走回床侧,伸手握住孙勇的胳膊,用力揉按。

    孙勇盯着对方的脸,看了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最后他说:“高临,你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孙勇的语气斩钉截铁,像是画展的嘉宾,用力掀开了一幅巨作的红幕。

    “真相”被揭晓。

    没等高临继续按下去,孙勇就一个轱辘爬了起来,推开了高临的手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冒犯您了。”

    孙勇短暂的勇气和坚定烟消云散,他匆忙地弯腰穿鞋,迫不及待想离开这个留下耻辱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太自作多情了。

    就算高临喜欢男人,那个男人也没必要是他。

    孙勇这一秒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是多可笑!

    他提好鞋跟,绕开高临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高临但觉手中一空,身边掠过一阵微微带起的风。他来不及多想,只是本能地希望抓住对方,但他看不清楚,情急之下只捞了个空,再抓一次,手却重重地挥到了床,发出了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“高临!”孙勇吓一跳,赶紧回头,握住了高临的手,“碰到哪儿了?床吗?……哎呀,红了!”

    孙勇低头,使劲往高临的手上吹了吹。

    可没等他吹完,高临就反手扣住了孙勇的腰,把他半压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孙勇愣住了,  -